本地新闻 | 网友原创 | 大风说网事 | 响水人物 | 响水文明创建 | 乡镇之声 | 周序蒙文集 | 企业新风 | 论坛好贴 | 其他信息 | 工商服务 |

南河印象

南河印象
发布时间:2010-05-23 20:22:36 | 人感兴趣 | 评分:3

我父母的老家都在南河,所以常去。



南河离响水有五六十里,小时候父母常在星期天带我坐公交车去,那时候要老老实实打票上车,响水车站是我小时候印象里的大车站,门头是电影院一样的青砖墙,红色凹出的水泥阳文“响水县汽车站”,进了大门,右边是售票厅,上面的路线通达各乡镇、邻县、盐城、南京,最远是上海的,记得到上海不是每天发,而是隔天发的班。左边就是候车室,一些长条铁椅上坐了些等待发车的路人,进站处还有两只橱窗,里面摆了些香蕉水、鞭炮、导火索、雷管之类的违禁品,是禁止携带的。我每次来都要在橱窗前徘徊,端详一下这些平时只能在电影里看到的雷管和导火索,如果不是橱窗上了锁,估计河里的小鱼小虾就会倒霉了。



到南河车站下车还要再查次票,南河车站是三间平房,中间一间是候车室,里面杂乱的摆了些木条凳,左边一间是售票室,还特地在中间的墙上掏了个洞,权做售票的窗口,墙上还摆了些车站规章制度之类的文件,当然都是装在镜框里的。地是泥疙瘩,干的时候是坑坑洼洼的黄色,若是下了雨,人来人往的就粘脚了,混上瓜子壳、烟嘴,一不留神,一双专门走亲戚穿的新鞋就变成了迷彩色的。



有时候我们一家还骑自行车去南河。



那个场面到现在也忘不掉,父母一人一辆28大杠,妹妹坐在妈妈的车前杠,我坐在爸爸的车前杠,要骑两个小时才能到。路上有时候要休息两次,停在路边的小店旁边,歇会,那时候的乡镇没有现在这么繁荣的商业形态,只有公办的供销社像点模样。记得那时候小尖到南河还不都是水泥路,有段石子路,比较颠簸,我们在颠簸中昏昏沉沉地睡着了,一次一个机动三卡开过,妈妈一个急刹车,妹妹被甩下了车,还好她机灵,两只手紧抓住笼头不放,要不然要摔一大跤,大家惊吓之余大赞她的体操动作。



奶奶家在南河街后面,门口有条河,河对岸是南小和南河医院,南河供销社在街心,没有固定的菜场,卖菜的、卖肉的都在街心摆了个摊子,逢集的话,自行车都难推过去。南河街上有座小桥,桥头分别坐落着南河影剧院和南河农具厂。过去的南河不叫南河,叫王集。在响水也算是一个大公社了。



我们这个姓,在南河也算是个大户人家,一个庄上本家的很多,前村后舍的都能扯上亲戚。奶奶家有三间红砖老瓦房带间小锅屋,门口有块菜园,菜园旁边有个小猪圈,房子后面是个石头垒的一人高没顶的茅房,房前屋后有几棵桃树、梨树和杏树,还有两棵槐树。



到了奶奶家,每次我最开心的就是那农村的老灶头烧火,坐在灶台后面,身上煞有其事的围上围裙,添点柴、添点草,用火铲拨一下草灰,火苗就越发旺了。有时候饭菜做完火还没灭,用火剪子夹一块山芋或是玉米进去,让草灰的余温把它闷热,过会拿出来吃的时候简直是香味扑鼻。



灶台上两口大铁锅,一口用来煮饭,一口用来烧菜,用草锅烧鱼、炖肉都特别入味,每次草锅里煮饭我都要搭块锅巴吃,草锅里起的锅巴是又脆又黄,铲起来一块,蘸着鱼汤,香脆酥软,真是莫大的享受。有时候奶奶聚了一脸盆锅巴,用菜油炸一下,撒上点精盐,等我们几个小孙子回来吃。奶奶带个老花眼镜,看到我们几个小孙子抢着吃油炸锅巴的时候,每次都是乐得合不拢嘴。



爷爷是解放前的老革命,也是公社干部,常常是中午两三点钟要吃些“节赏”,一般都是肚肺汤、小猪爪什么的。我们在,也和爷爷沾沾光,几个小孙子坐在槐树下,围在爷爷身旁吃点“节赏”,听爷爷讲讲古。爷爷给我们讲三国故事、解放前的故事、612年自然灾害时的事情。我们听得津津有味,吃的也是啧啧有味。



那时候,常有些要饭的上门来讨饭,那是真的讨饭,奶奶拿瓜瓢盛上大碗饭端出去。有时候,要饭的会拿出小口袋山芋干和奶奶换上一小口袋的米,听爷爷奶奶说,那些要饭的都是山东老侉子。爷爷常对我们几个孙子说,不听话或是不肯学习,就把我们送给他们去讨饭。这时候,奶奶就出来护着我们,骂爷爷瞎说。



一到寒暑假,我就喜欢去南河。因为,农村里太好玩了,父母不在身边,也可以撒撒野。稻田里一望无际的绿油油的麦子,黄灿灿的油菜花,河边一排排的杨树和柳树,缕缕炊烟从烟囱升起,我们可以在田间地头疯个半天再蓬头垢面的回来洗洗。



田野里太多可以吃的美味,刚刨出来的嫩花生、水中的嫩菱角、树上的槐花、河边的“毛罕”、河里的河蚌、树上的知了、房顶的麻雀窝,都是我们眼中的美味。那时候农村里任何一条小河都是碧清的,捉鱼不需要钓竿,都是几个人在农村的小塘里“戽(读hu\)”水,半天都要弄上来一个脸盆的小鱼小虾,有时还掺杂一些泥鳅。我们都是跟在大点的哥哥后面,帮些小忙,跟着蹭上一顿香喷喷的红烧小杂鱼、油炸小虾,现在想来都口水汩汩的。



农村里带新娘也是很有意思的,那年月,一个突突冒烟的拖拉机开到家里已经是天大的面子,拖拉机后面的斗子里拉着娘家的嫁妆,有大衣柜什么的,新娘子下了拖拉机进新房要讨小糖,新房门口的窗帘有我们这样的小毛孩专门看守,当然小糖、小鞭是少不了多讨些的。因为人乖巧,我还压过几回床,印象里也没个红包,只有一包小糖。



农村里杀猪也是一件蛮热闹的事情,记得爷爷家一次夜里把电灯接到了场上,我睡得迷迷糊糊的起来看,原来爷爷请来的几个壮汉正在杀猪,猪杀完就一大桶滚开的热水烫过,皮扒了下来就卸肉,等全部结束后,这些人又喝起酒来。这些肉,就作过年用了,大部分都变成了肉圆。



农村里最热闹的还是过年的时候,过年最开心的还是孩子。每个人都可以领到数额不等的压岁钱,可以自己去买点零食或是小鞭炮。不过,农村里拜年是很繁琐的,大人领着到至亲家里拜年,是要喝糕茶的,一般都讲究八碟,有糖、糕、果、花生什么的,经常是一个早上要连喝几家的茶。



仪式搞完后,我们就可以自由活动了,一般都是大点的哥哥带着我们,买了小鞭,拆散了放,我们常常偷爷爷的大前门再顺盒火柴,烟头在小鞭的信子上点着,抛着弧线扔出去,捂上耳朵,“彭”的一声!有次调皮,小鞭扔到人家的草堆上,差点烧了起来。



上小学5年级的时候,老房子翻新,爷爷藏在老房子窗楣下的一个小陶瓷罐子被工人偷走了,里面藏着爷爷的60块大洋,爷爷心疼不已,摔着酒瓶破口大骂世风日下。



现在爷爷奶奶不在了,我们去的也少了,但是小时候的南河在我印象里很美,很美。



作者:佚名 来源:本站原创 编辑:xsxxw评论】【收藏】【关闭窗口】【字体:

下一篇:薛荡西瓜

所有评论
验证码: 验证码看不清楚?请点击刷新验证码
匿名发表 
友链: 教育O2O C++培训 汽车超人app 中国招标采购网
Copyright © 2013 www.xsxxw.com All Right Reserved
苏ICP备05005689号 响水信息网|响水人生活娱乐导航站 加入收藏
Published at 2018-01-17 18:51:23, Powered By WRMPS v6.3.0(ACCESS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