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地新闻 | 网友原创 | 大风说网事 | 响水人物 | 响水文明创建 | 乡镇之声 | 周序蒙文集 | 企业新风 | 论坛好贴 | 其他信息 | 工商服务 |

秋天,我和草原有个约会

发布时间:2012-11-15 09:48:00 | 人感兴趣 | 评分:3

 

秋天,我和草原有个约会
——回访图牧吉散记
有一首歌这样唱到:“总想看看你的笑脸,总想听听你的声音,总想住住你的毡房,总想举举你的酒樽 ,我和草原有个约定,相约去寻找共同的根 ,如今踏上这归乡的路,走进了阳光迎来了春……”
   我常说,这首歌唱的就是我啊!
   19795月,内蒙古科尔沁草原上春回大地、草木吐绿,片片杏花绽放原野。一个少年骑着旧“大金鹿”牌自行车赶了12里的土路,穿过一片草甸,来到学校初二年级二班的教室里。今天是他值日,他细心地打扫着卫生。这是他最后一次走进这个教室,最后一次为同学们扫地了。上课的铃声响了,他深情地看了看教室,看了看同学,两颗豆大的泪珠没有落下,转身离去了,这一走就是31年。
这个少年就是我,那年我15岁。
我离开的地方叫图牧吉牧场,属美丽的科尔沁草原,位于内蒙古自治区兴安盟扎赉特旗境内东南端,南与吉林省镇赉县接壤,东连黑龙江省泰来县,西邻兴安盟科右前旗。
一位蒙古族同学告诉我,图牧吉蒙古语意思是骆驼来过的地方。因祖上地多的原因,我的父亲年轻时代就被发配到这里,像骆驼一样辛劳,将青春和汗水献给了草原、牧场。
19655月,我出生在保安沼巴达尔湖分场。第二年我们一家被调迁到这个骆驼来过的地方。
虽然清苦,但孩提时还是充满童趣和欢乐的,扇啪唧、抽冰嘎、打弹弓、滑冰、藏猫猫等游戏深深地刻在脑海里。不管是小学还是初中,同学来自五湖四海,成份地富反坏右齐全,这在当时全国也是少有的。不管是揪斗“内人党”、阶级斗争为纲,还是“批林批孔”、“反击右倾翻案风”,我们都相安无事。大人们私下里说,已经到了社会最底层了,好比进了“防空洞”,总比在老家挨批挨斗的好。尽管这样,1979年刚嗅到春的气息,父亲和母亲还是决意将我们兄弟3人带回到南方去,为此,父亲辛苦了大半辈子,没能等到退休养老金的待遇就退场了。
回到苏北老家,父亲没了工资,生活全靠土里刨食,但全家人心里却感到甜甜的,对生活充满了希望。
只是我回到苏北,心里恋恋忘不了草原,忘不了图牧吉。魂牵梦绕的图牧吉,儿时的童趣、牵手的伙伴、可敬的老师,更有难忘的野杏花、果园里的酸丁子、沙果,大水泡里的鱼虾、野鸭蛋……我有太多太多割舍不了的牵挂留在了那里。
睡梦中常常回到草原,醒来时泪水已湿透枕巾。有位老人跟我说过:人到了“过去的忘不了,现在的记不住,坐着打瞌睡,躺下睡不着,心里想的远,眼光看的近”时,这就是老了!
年过不惑,我心里更加怀旧,夜夜想起了图牧吉。草原上的篝火晚会充满了诗情画意,听马头琴悠闲的曲调,拉着美丽蒙古姑娘的手尽情歌舞……梦境中的我似乎和草原有个约会,抓紧踏上这归乡的路,走进了阳光迎来了春……
  “看到你笑脸如此纯真,听到你声音如此动人,住在你毡房如此温暖,尝到你奶酒如此甘醇 ,我和草原有个约定,相约去祭拜心中的神 ,如今迈进这回家的门,忍不住热泪激荡的心……”
   这优美的旋律总在我心中唱起。
   20109月,草原上迎来了金色的秋天。
   我带着儿子一路北上,从苏北盐城来到吉林长春,又转车到镇来,近了,离故土越来越近了。第二天,小光夫妇—我儿时的伙伴,一大早开车赶了100多里的路来接我们。我和小光是发小,分别30多年见面有说不完的话。他在草甸上承包了一块草场,放养了400多只羊和30头驴,年收入十分可观。
车子出镇来拐下公路不久,也就走进了草原的画面,不论你朝哪边望去,都是一眼望不到边的草地。九月上旬的草是远黄近绿的,秋风在草原脊背上吹起一片银色的波浪。蔚蓝的天空、无际的草原、游动的羊群、奔驰的骏马,这就是我的故乡,一个梦幻中千百次回来的地方。
离别31年,奔波6000里路,我终于又踏上了故土,眼眶中饱含着激动的泪水不再言语,从没来过草原的儿子显得格外兴奋,望着远处的牛羊,不停地问这问那。
中午时分,小光家中摆下一桌丰盛的酒宴,附近的同学也闻讯赶到,欢聚草原,举杯相庆。
饭后,漫步在绒毯般的草甸上,深情地感受着草原的博大情怀。时值秋日,草原上早已不见了鲜红的野百合花、亭亭玉立的金针菜、大朵大朵的野芍药,但一阵秋风吹过,草原上那特有的、醉人的芳香还是扑面而来。
我们以蓝天、草甸为背景,骑在马上拍下了一张又一张照片。拍完照,陪同我的人才告诉我,枣红马的主人是我们同学爱英的二哥,我连忙拨通了手机,将草原上的奇遇告诉远在浙江的同学爱英,让他们兄妹通话,也让她和我们一起分享回家的感受。
下午,漫步在图牧吉的中心大道上,感受着这片热土正在发生的变化,让我所有的激情在这个秋天里释放。
31年后我再次踏上这片土地时,当年扎羊角辫的小姑娘、满头乌发的青春少年已是两鬓斑白,和我一样刻上了岁月的痕迹。虽岁月轮回,沧桑巨变,但当地许多老人还能记得我的父辈,叫出我的名字。亲人相见,有唠不完的家常,叙不完的乡情。不见了当年坑洼不平的泥土大车路,不见了当年低矮漏雨的土坯房,眼前四通八达的公路和布局合理的楼房、公园、商业中心组成一个崭新的图牧吉。
深情地问一句,当年的老场长还健在吗?邻居老大娘的身体还好吗?叫一声当年的小伙伴,你的孩子上大学了吗?抱上孙子了吗?学校的操场在哪里,咱俩再去摔上一跤。
那一年,母亲拉着不满7岁的我来的6队小学,在一年级土坯房的教室里找到了正在上课的你,求你破格收下我这个学生。你说:“开学快3个月了,孩子岁数又不够,跟不上班的。”母亲依然坚持求你收下我,说邻居一个姓范的姑娘疯了,扬言要用刀砍孩子。后来我破格成了这个班上的学生。没有学名,你给我起名叫周文建;为了让我赶上课程,你的讲台成了我的课桌;没有铅笔、本子,你给买来了。上课时,你讲完课给同学们布置了作业就单独教我;放学了,你把我留下补课,天黑了才让我回家。课堂上,刚入学的我喊老师时会情不自禁地喊成“妈妈”,常引来班上同学的哄堂大笑。就这样,在你的细心辅导下,我的功课赶了上来,跟上了班级。这位被我喊成“妈妈”、以至若干年后一直难以忘怀的老师名叫白素珍___一位受内蒙古自治区表彰的蒙古族先进教师。
 
后来,我一直成为年级中最小的学生。倒是范疯子还是把邻居家的小凤姐杀害了,小凤姐死的时候才8岁,母亲75岁临终时还一直唠叨这件事,念叨着你的好!
教师节前夕,小区内波斯菊开得正艳,我敲开了老师的家门。听说是当年的学生带着孩子从江苏来看望老师,您显得十分高兴,拉着学生的手左看右看,想寻找昔日童年的影子,捧出早已准备好的水果,一个劲地劝多吃点。学生真诚的问老师:退休后身体可好?乒乓球还打吗?和老师说说家常、汇报汇报工作,双手捧上了江苏的特产让老师品尝。在老师的家中合个影,把美好的瞬间带回家。临别时真诚地邀请老师到江苏去作客。
草原上的晚宴丰盛而又多有情调,摆满山珍野味的宴席周围挤满了同学和孩提时的伙伴,认识的、不认识的,只要是图牧吉的人就倍感亲切。草原美酒的甘醇、蒙古族朋友的豪爽、北方同学的淳朴,让我感慨万千,高兴地喝下了一杯又一杯酒。
这个秋天,我走进了心目中最美丽的草原,感受着别样的心灵之旅。草原的蓝天白云、成群的牛羊,无不慰籍着我饥渴的心灵。15岁我从这里离去,31年后我又回到了草原,本想这么多年还有谁认识啊,悄悄回来看上一眼就离去,没想到回来后,所见所闻让我感慨、陶醉。过去的困惑和岁月的流逝,眼前的峥嵘和图牧吉的生机,怎么能不令我荡气回肠,感动不已。人们之间平等和睦地相处,让我心中隔阂多年的冰层渐渐的溶化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 
 
“我曾在远方把你眺望,我曾在梦乡把你亲近,我曾默默为你祈祷,我曾深深为你牵魂,我和草原有个约定,相约去诉说思念的情,如今依偎在草原的怀抱,就让这约定凝成永恒……”
我家过去住在图牧吉6队中心点,同学开车送我去的路上,这优美的旋律再次响起,从车窗飘向田野……
九月的阳光下,我行驶在绮美风光的科尔沁草原上,牧人正在忙着打草,浓郁的草原风情令我陶醉;
阳光的九月里,我徜徉在洋溢着丰收喜悦的图牧吉大地上,一望无边的成熟玉米、高梁让我目眩。
陶醉、目眩,我有点不能自已,这一切,都因为我与这片土地有缘。
在老百货商店门前,我们停下拍照。这里是我们小时候最向往的地方,里面有许多可望而不可及的东西深深的吸引着我。在那个物质极度匮乏的年代,能上里面转转,满足一下眼福就高兴的不得了。
到了6队,看到的却是另一番景致:当年的沙果园、菜园子不见了;大会堂、大房子、加工厂拆掉了;猪场、牛圈没有了,就连门前的大井也被平掉了,留下的只有低矮的土坯房。
我熟门熟路走进院子,住过的老屋依然竖立在秋风中,因年久失修,半间房顶上露出芦苇。低头走进老屋,眼泪再一次流下,而这一次流的是伤感的泪水。我仿佛看见:父亲带着他那一组农工脱坯盖房;清晨,母亲帮我戴上狗皮帽,送我出门,家中口粮再紧也给书包里揣进两个大饼子;傍晚,母亲站在院门外等我放学回来,老屋勾起了我太多太多的回忆。
我怎么也没想到,31年过去了,老屋还在,这种老屋至今还住着人。骆定洋是和我父亲一起来场的农工,如今90岁了,还瘫在土坯房的炕上,他的儿子骆宏在院子里热情地接待我们,从树上采摘沙果让我们品尝。去年,有人从北方回来给我带来了沙果,我对儿女们说:这是世间最好吃的水果,它让我更加想起图牧吉。然而,这一次接过骆宏递给的沙果,吃在嘴里却有些苦涩。范妈妈是我同学红梅的母亲,也住在这样的土坯房里,她告诉我:“41年没挪地方了,一直住着。”
同学介绍说,队里都一样,没多大变化。
回到住地,我心情很是不好。翻看《图牧吉50年辉煌历程》,看街道两侧漂亮的住宅楼、商业楼,相比之下,队里的老房子倒有一种天上人间、自生自灭的感觉。我又感到这种想法不妥,因为古人尚有“安得广厦千万间,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”的胸怀,相信图牧吉这种差距一定会缩小的。
刚才从商业楼门前走过,欣喜地看到:一幢新的职工住宅楼就要封顶。
“美丽的草原我的家,风吹绿草遍地花……”
这些日子,来自草原的歌声不时从心头滚过。
为什么我们的眼里总含着泪水,因为我们对这片土地爱的深沉。分手时刻到了,大伙送来了马奶酒、牛肉干、黑木耳、沙果……旅行包装载不下图牧吉人的深情厚谊。拥抱的手不愿松开,分别时又不敢回头,害怕流下的眼泪让人看见。却在心中喊到:美丽的科尔沁草原、魂牵梦绕的图牧吉,我还会回来的。
乡情是每个人不能割舍的真情。一声声叮嘱,一声声嘱咐:常回来看看,常回家走走。我不住地点头回应着所有人的盛情。我说:我把儿子送到东北读大学,就是为了有机会常回来看看。高兴地看到儿子和同学的孩子互留手机号,心想,下一代的交往已经开始,我与草原的情谊得到了延续是最让人感到欣慰的。美丽的科尔沁草原、魂牵梦绕的图牧吉,我还会回来的。
归途中我一个人躺在火车上,心里还在想着图牧吉,想着那里的人,那里的变化。这不,小光承包草甸当上了牧场主;小来子承包土地成了种粮大户;大胖白手起家办工厂成了企业家;还有邻居同学当上了国家厅职干部。2007年,我去南京,遇到图牧吉6队的李彦英老人,他10年前,75岁一个人来到南京闯市场,白手起家用10年的时间变成了千万富翁,还在南京繁华地段给儿孙买了三套住房。老人唯一的感叹就是:他有太多的美好时光被那个特殊年代给耽误了。所以我说:凡是在图牧吉吃过苦的人,不管走到哪里都能适应社会的,因为图牧吉给了人们力量和智慧。
美丽的科尔沁草原、魂牵梦绕的图牧吉,我一定会回来的。
 
周序蒙
通联:江苏省响水县电视台
作者简介: 周序蒙,曾用名:周文建,江苏响水县人,1965年5月出生于内蒙古科尔沁草原,大专文化。现为响水县广播电视新闻部副主任、编辑、记者。




作者:佚名 来源:本站原创 编辑:xsxxw评论】【收藏】【关闭窗口】【字体:

下一篇:灌河赏鲸

所有评论
验证码: 验证码看不清楚?请点击刷新验证码
匿名发表 
友链: 教育O2O C++培训 汽车超人app 中国招标采购网
Copyright © 2013 www.xsxxw.com All Right Reserved
苏ICP备05005689号 响水信息网|响水人生活娱乐导航站 加入收藏
Published at 2018-01-22 04:46:28, Powered By WRMPS v6.3.0(ACCESS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