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地新闻 | 网友原创 | 大风说网事 | 响水人物 | 响水文明创建 | 乡镇之声 | 周序蒙文集 | 企业新风 | 论坛好贴 | 其他信息 | 工商服务 |

新闻联播:响水农民工王庆勇离世后捐献多个器官

发布时间:2012-11-26 09:59:52 | 人感兴趣 | 评分:3
 11月24日凌晨0:56,重庆市大渡口区第一人民医院5楼手术室内,11位医生和红十字会工作人员在等待着一颗心慢慢停止跳动。那颗心的主人叫王庆勇,是从盐城市响水县到渝打工的农民工。捐出肝、肾和眼角膜后,有5人因王庆勇的无私获得新生和重见光明的机会。昨晚,中央电视台《新闻联播》报道了王庆勇和家人的善举,并配发评论《让爱“心”继续跳动》。
 
生前曾赞许他人遗体捐献
 
  王庆勇老家在我市响水县双港镇老舍花枝村。
  重庆当地多家媒体都对王庆勇家人的大爱之举做了报道。昨天本报记者与《重庆晚报》两位记者取得了联系,他们对本报记者详述了当时的情况,并对记者说:“你们江苏盐城人真是好样的!”
  11月19日当天上午,到重庆打工仅4天的王庆勇,在搬运东西时摔伤后脑,被送到重庆市大渡口区第一人民医院抢救。
  第二天,王庆勇的哥哥和姐夫就从响水赶到重庆,焦急地守护在王庆勇身边。由于重型颅脑外伤,王庆勇术后恢复很不好,一直处于深度昏迷状态。
  11月23日,看到弟弟脸肿得不行了,皮肤撑得硬硬的,王庆健的心往下一沉。这时医生告诉他:王庆勇各种神经反应消失,离开呼吸机就会停止呼吸,这种状况已持续4天,临床上可确认脑死亡。
  “我长期在外打工,从报纸上知道人死了之后,眼角膜等器官还可以拯救别人。”面对已经脑死亡的弟弟王庆勇,王庆健痛哭流涕,但这个朴实的农民随后提出放弃无效抢救,并捐献王庆勇所有器官。
  常年在外打工的他,曾在媒体上见过别人捐献眼角膜的例子。“弟弟的尸体烧掉了,一点用都没有。捐了,别人眼睛能看见路,心还能跳,就好像他还活在这个世上一样。”
  王庆健告诉《重庆晚报》记者刘露瑶,弟弟在生前也曾看到过媒体上对遗体捐献的报道,闲聊时还曾对这种大爱的行为表示赞许,觉得这种能帮助别人重新获得生命、获得光明的好事,值得让更多人去理解和推广。
 
老父说,把能捐的器官都捐了吧
 
  捐献器官的事情不能由哥哥说了算,必须由弟弟王庆勇的直系亲属和妻子同意。
  王庆勇的母亲已去世。电话那头,64岁的父亲还没从儿子受伤的噩耗中缓过劲来,捐献遗体更是让老人震惊。
  王庆健把别人捐眼角膜的事情告诉了他,给他讲“人死了,心还在这世上”……沉默良久,老人放声大哭,“我儿走得那么远,回家的路都找不到了。”老人坚持,捐献王庆勇能捐的所有器官,不捐遗体,一定要把骨灰带回家。
  《重庆晚报》记者刘露瑶在电话中说,自己十分敬佩这一家人,在王庆健的叙述里,了解到在他们的响水老家,旧风俗还是很看重的,他们又是农村人,能冲破世俗的束缚实在是经历了许多挣扎和痛楚。
  刘露瑶说,当时更麻烦的事是征求王庆勇妻子的同意。因为8年前,王庆勇妻子就离开了家,已经开始了新的生活,但两人一直没办离婚手续。
  “等器官衰竭,就救不了人了。”时间不等人,王庆健和姐夫一个劲地催促当地政府赶快办理证明材料。17时许,父亲的委托书和王庆勇与妻子已不存在夫妻关系的材料,传真到重庆红十字会。
  “我们采访的时候,对这家人充满了钦佩和敬重,同时也为这个淳朴的农村家庭的前途忧虑,现在王庆勇的孩子才11岁,我们希望孩子能渡过难关,尽量过得好一点。”刘露瑶说。
 
诀别那天,哥哥一直在流泪
 
  “王庆勇的孩子还太小,没有来重庆,老父亲过于悲痛还要照顾孩子也没办法来。”刘露瑶告诉记者,捐献的那天,她看到王庆健整整一天的时间都十分悲痛和激动,一提起弟弟遭遇的不幸和决定捐献的事情,就泪流满面。
  11月23日深夜,重庆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专家来到大渡口区人民医院。两院专家一起对王庆勇的身体情况再做详细检测,确定是否脑死亡。专家得出结论是王庆勇已符合临床脑死亡标准。几位专家提出,临床脑死亡界定不太严谨,必须要有专业仪器作TCD检测。重医附一院立即调来专业仪器和医生进行TCD诊断,最后确认王庆勇已脑死亡。
  “希望捐赠者家属提供真实可信的意愿。”“捐赠器官是你自愿提出的吗?”“你是否因为家庭条件而放弃救治你弟弟?”……
  简单的问话,却让王庆健的心情更加悲伤和沉痛。然而,他依然带着泪水认真回答一个个问题。
  接近凌晨,医院会议室里,重医附一院人体器官移植技术临床应用伦理委员会近20人在此展开讨论,并和王庆健沟通。红十字会工作人员介绍,这也是人体捐献必须经过的一道程序,捐遗体器官必须经过伦理委员会审批。
  “父亲要求带弟弟的骨灰回家,让他好找到回家的路……” 谈到本想捐赠整个遗体,王庆健失声痛哭起来。
  钟声已过12点,王庆健和姐夫在捐赠志愿书上重重落下手印,颤抖着签下名字。王庆健面无表情,他明白,马上就要和弟弟永别了。走出会议室,王庆健夹在人群中默默前行,来到弟弟病床前,向弟弟诀别。
  “你在这里好好地过吧,以前你老想来重庆,想吃火锅……”王庆健抚摸着弟弟肿得变了形的头部,哽咽着:“你的生命将继续留在重庆生活,你的灵魂就放心走吧,我会替你照顾好儿子和父亲的……”两次哽咽,他再也没忍住,扑在弟弟身上嚎啕大哭起来。
  王庆健的情绪感染了在场所有的人,《重庆晚报》记者说到这场悲恸的诀别,在电话里频频说:“你们盐城人,真不错,好样的,我们非常敬重!”
 
生命在山城延续
 
  11月24日2:30,经过一个半小时紧张手术,手术室的门开了。
  来自重庆市新桥医院、重医附一院的医生们提着装有王庆勇器官的箱子,匆匆赶往各自医院,那里有准备好的手术室,还有期盼重获新生的病人,更有看见生活新希望的病人家属。
  前天14:00,王庆健和亲人朋友一起在江南殡仪馆给弟弟送行……
  重庆晚报记者说,24日早,王庆勇捐献的一个肾脏在重医大附一院成功移植给一名27岁的男性患者,另一个肾脏在新桥医院成功移植给一名24岁的尿毒症患者,他的肝脏也成功移植给一名19岁的女性肝癌患者。
  今天,王庆勇捐献的两只眼角膜,也将移植给渴求光明的失明者。
  “如果全部火化了,就魂飞湮灭了,能把灵魂和器官留在这个世上,感觉别人体内还有他一丝的灵魂。”看着弟弟的器官被送出手术室,王庆健对《重庆晚报》的记者说,就算老家有人会责备他、嘲笑他,他也不后悔。(重庆晚报)



作者:佚名 来源:本站原创 编辑:xsxxw评论】【收藏】【关闭窗口】【字体:


所有评论
验证码: 验证码看不清楚?请点击刷新验证码
匿名发表 
友链: 教育O2O C++培训 汽车超人app 中国招标采购网
Copyright © 2013 www.xsxxw.com All Right Reserved
苏ICP备05005689号 响水信息网|响水人生活娱乐导航站 加入收藏
Published at 2018-01-22 04:42:47, Powered By WRMPS v6.3.0(ACCESS)